当前位置: 威尼斯官网 > 滨湖校区 > 心灵驿站 > 家庭教育 > 为什么有时大家对孩子,比对大家自己还要苛刻
推荐文章

为什么有时大家对孩子,比对大家自己还要苛刻

时间:2014-11-15 10:55来源:未知 编辑:曾奇峰 点击:
  
      在教育界,“挫折教育”是经常被提到的话题。有专家认为,父母应该人为地设置一些所谓挫折,以帮助孩子提高将来在现实生活中承受挫折的能力。但是,这样的提倡本身就是有问题的,生活中从来都不缺少挫折,人为地制造挫折,特别是由父母来制造,可能会导致孩子的心灵软弱甚至破碎,最终不仅不会使孩子承受挫折的能力增加,反而会使他们连极小的挫折都承受不了。
要理解这一点并不困难。打个比方,武汉的冬天气温约在零度左右,但在过去取暖条件不太好的情况下,处处冰冷,家里比外面还冷,真的有寒彻骨髓的感觉;武汉一向以夏天酷热著名,但外人却不知武汉的冬天也会如此难受;而在北方的哈尔滨,气温经常是零下20度甚至更低,在那里过冬天,却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,因为屋子里有暖气。冷了,就在屋里呆一会儿,然后再出门,就不再会觉得那样的冰冷是一件很难忍受的事情了。
这是给大家的一个很好的提示:只有储备了足够的温暖,大家才经得起严寒的侵袭;如果总是无边无际、从无间断的冰冷,那就是无法承受的了,大家毕竟是人,而不是神或者机器。对心灵来说也是一样的,只有心灵得到了很多的满足、温暖、幸福的滋养,它才能够经得起挫折、严寒和伤害。对抗挫折的能力,跟获得的爱的多少有关,而跟设计任何“训练项目”无关,或者说:爱是最好的“挫折教育”。
       以下是一个例子。大家看看一个孩子的心灵是怎样被所谓挫折教育折磨得破碎不堪的。
一次,我去西部的一个省会城市讲学。讲学之余,邀请我去的朋友请我帮个忙,要我跟他的亲戚一家聊一聊,我一般会拒绝这样的要求,但经不起他的再三请求,只好答应了。所以在一个晚上,他亲戚的一家三口如约来到了我住的酒店的房间。
寒暄之后,大家在宽敞的客厅坐下。我做了简单的自我先容以后,这一家三口也先容了自己:父亲肖先生,五十多岁,名校毕业,现在是某国有大型企业的总工程师;母亲周女士,显得较年轻,某高校教授;儿子小名虎子,17岁,一重点中学的高一学生。
在听到这男孩子的小名叫虎子的时候,我差点笑出声来,因为这孩子的外表和气质跟老虎实在相差太大。个子矮小、身形消瘦,简直有点营养不良,最关键的还是精神状况欠佳,坐在那里胆怯地缩成一团,都不敢抬起头来看我一样。
      接着我让他们每个人说一下情况。母亲先开口,说虎子在幼儿园和小学里是很优秀的学生,经常是班上第一名,但上中学后变得越来越胆小,以至于不愿出门跟小朋友玩,害怕跟老师说话,学习上一遇到难题就慌张。现在的主要问题是考试,要考试的前几天就紧张,会吃不下饭、睡不好觉,担心自己考不好;在考场里就更紧张了,会手发抖、心跳加快、脑子一片空白,平时会做的题目也可能做不出来。考完之后成绩出来,肯定就不理想,这样也就加重了考前的担忧,恶性循环,越来越不可收拾。真不知道过两年高考会发生什么情况。说完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也许是受妻子情绪的影响,肖先生是先叹了一口气,才开口说话。他说:大家俩都受过高等教育,所以自然就希翼孩子也能够上名校,将来有出息。从他很小的时候开始,大家就在对他的教育上很用心。大家知道,大家这样好的家庭出来的孩子,最容易被宠坏,养成娇生惯养、好逸恶劳、缺乏意力的个性,所以除了在学习上对他抓得很紧之外,还十分注意培养他的意志品质。比如他要什么东西,大家不会轻易满足他,很多书上说,要延迟满足孩子的需要,要让他们适当体验挫折感,才能够促使孩子尽快成长;节假日也不许他睡懒觉,而要他起床锻炼身体;要求他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半途而废。
      就上面说的最后一点,肖先生举了一个例子:虎子在六、七岁的某一天,突然跟爸爸妈妈说要弹钢琴。肖先生夫妇当天下午就从音乐用品商店搬了一台回家。后来请了老师到家里教,结果没多久,虎子就不喜欢钢琴了,每次学琴时间都把门反锁,不让老师进屋。肖先生说,我和我妻子当时商量后一致认为,如果就这样听之任之,那以学什么都半途而废,这样的孩子有什么用?一定要让他学下去,是不是靠钢琴吃饭是一回事,更重要的是要培养他做一件事情善始善终的意志力。
      他接着说,在这件事情上,大家骂也骂了,打也打了,各种手段都用尽了。比如大家总是给他看,甚至给他读各种媒体上一些音乐天才的报道,让他知道自己跟别的孩子的差距,知耻而后勇,见贤思齐,奋起直追,迎头赶上。但是,唉,很遗憾啊,很遗憾啊。
      又说到学习。肖先生夫妇都认为,这比钢琴还重要,所以越发抓得紧,除了老师布置的作业,夫妇俩还给虎子“加餐”,弄一些课外书上很难的题目让他做,以便防止他认为自己学会了课堂上的东西,就自以为了不起。每次考试前,也是再三地批评他马虎的毛病,总是把会做的题目做错,白白丢分。
       肖先生这些“标准教子语言”让我听得头痛欲裂,因为在我的工作中,很多父母都会跟我说几乎一模一样的话。我给这样的话语取了一个名字,叫做“正确的废话”。
      这样的话的特点是:
      第一,绝对没错。
      第二,说的人越说越高兴,听的人越听越难受。
      所以说得越多,效果就越差,甚至效果相反。我想了解一下虎子的感受,就问他,听了你爸爸说的话,你有什么感觉?虎子猛地抬起头,充满愤怒地说:烦死人了。那一瞬间,我才感受到了他的一点虎气,心中大喜:这孩子还可以表达自己的愤怒情绪,那就说明情况不是太糟糕啊。而肖先生夫妇的对此反应是:两个人同时深深地叹了口气,甚至都很抱歉地看了我一样,似乎他们的儿子冒犯了我一样。
我决定先从所谓“挫折教育”入手。我首先问萧先生:你上次表扬虎子是什么时候?肖先生先是一惊,然后一脸尴尬,说记不起来了。我追问说大概是什么时候,几天前、几周前、几个月前还是几年前?他想了足足一分钟,结结巴巴地说,大概是几年前吧,马上又辩讲解,没表扬他有两个原因,第一,我不希翼他变得骄傲自满,第二,这几年他也实在没什么值得我表扬的。
      我接着问虎子,你记得爸爸最近一次对着你很放松、很高兴地笑是什么时候吗?虎子想都没想马上回答:他从来都没对我笑过,总是一副哭丧脸!我听了心里难受,同时也为了虎子的愤怒有一些渗透效果,就沉默了几分钟。
      我继续提问。我对肖先生夫妇说,大家都是从青少年过来的,你们说,一个人从幼儿园到小学到中学,在健康、学习、交友所有方面,都自然而然地一定会有哪些挫折?夫妇俩七嘴八舌地说了一大堆,比如健康问题上的头疼脑热,学习的压力,同学之间的亲密与隔阂,友情与嫉妒,等等,处处都有危机,处处都可能经受挫折。我很同意他们的看法,我说,一个孩子跟同龄孩子可以说分分秒秒都在斗,在任何方面都斗,斗智斗勇、斗漂亮斗帅气,所以几乎可以随时随地地体验到挫折感。
      我接着对肖先生说,你在单位的工作中也可以体验到很多挫败感吧?肖先生听我这样问他,似乎很感动,觉得我很理解他身处高位的难处,就深深地点了点头。我接着问,那从外面到回家里,你希翼妻子怎么对你呢?是希翼你的妻子恶狠狠、凶巴巴地对你,以增强你面对外界世态炎凉和艰难险阻的能力,还是希翼她和颜悦色、温柔体贴的对你?她的哪一种态度能够真正使你在工作中表现得更加强大和更加坚韧?
      肖先生半晌无语,似乎略有所悟。我知道我的这样的提问多少有点“攻击”的味道,所以就换了一种方式温和地说明道:
      大家都是人,人就有软弱的时候,就有需要温情的时候。人活着的三万来天里,随时都有挫折在某一个角落等着大家,这些自然的挫折就足以让大家变得坚强,再也没必要人工地制造一些挫折来锻炼孩子了。而且,一个人能够承受“没被满足”的挫败感的前提是,他曾经被很好地满足过,就像吃饱了就能够耐饿一样。接着我又讲了哈尔滨和武汉的冬天给人的不同感受。
      我最后总结说:说简单一点,就是你们如果让虎子在家里舒服了,高兴了,他就自然会在外面不畏艰难、不怕挫折地“冲锋陷阵”。
肖先生夫妇毕竟是受过很好教育的人,当然更关键的是他们真正爱孩子,所以“思想问题”一解决,态度马上就有变化。在后来的大约半小时的谈话中,我几次看到肖先生脸上露出了笑容,虽然都只是淡淡的,却跟刚刚进屋时那个一心一意要把孩子锤炼成超人的父亲判若两人。
虽然没有直接针对虎子的考试焦虑,但我对这一家三口说,父母的态度的改变,会直接导致这个问题的好转,只是需要一点时间,因为这个问题实在是“历史太悠久”了一点。虎子最先表态,说慢一点没关系,还说经过这次谈话,他想到考试好像害怕减少了。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,因为从深层说,他并不是害怕考试本身,而是害怕他最爱和最爱他的爸爸妈妈通过考试来打压他。而这一点,他以后可以不担心了。
 
(责任编辑:滨湖孙燕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热门文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